移动版

国际油价“大跳水”背后 连续6季度亏损的黑猫股份暂停分红

发布时间:2020-05-27 15:59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随着2020年一季报公布,国内炭黑产业龙头——江西黑猫炭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猫股份(002068)”,002068.SZ)已连续6个季度陷入亏损“旋涡”,业绩下行也让公司6年来首次未进行现金分红。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国内炭黑生产以煤焦油为原料,而国外则普遍以澄清油为原料。2017年攀上巅峰的黑猫股份,还沉浸在业绩新高的喜悦中,就因2018年下半年开始的原油价格“大跳水”陷入亏损。2020年伊始,国际原油价格“触底”,或将成为黑猫股份扭亏为盈的最大障碍。

“危机中也有机会。”5月25日,黑猫股份董事会秘书李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有信心地表示,疫情对全球都有较大影响,国内炭黑的主要原料煤焦油价格同步也在下滑,煤焦油和澄清油的价差同比2019年反而在收窄。“虽然海外出口需求在萎缩,但价差缩小使得毛利率得到保证,消化成本以及盈利的能力也会有保证。”

6年首次未分红

年报披露数据显示,2019年,黑猫股份实现营收65.44亿元,同比减少17.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76亿元,同比减少168.89%,这也是公司成立20年来的“首亏”。

记者注意到,报告期内,黑猫股份累计生产炭黑96.61万吨,销售96.32万吨,实现产销率99.7%,主营产品国内、国外销售占比分别为79.14%和20.86%。截至2019年末,公司具备炭黑年生产能力11万吨。

炭黑无疑是黑猫股份最主要的产品,亦下滑严重。据财报数据,2019年,黑猫股份炭黑营业收入55.79亿元,同比下降17.56%,占总营收比重的85.25%。

由此,这也直接使得黑猫股份决定2019年度不进行利润分配。4月29日,该公司公告称,截至2019年12月31日,合并报表未分配利润余额约为5.81亿元,其中母公司未分配利润余额约为4.43亿元。“拟定2019年度利润分配预案为: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不以公积金转增股本。”

记者梳理发现,上一次黑猫股份未分红还要追溯至2013年度。

Wind数据显示,2014~2018年,黑猫股份现金分红总额分别约为0.12亿元、0.06亿元、0.30亿元、2.18亿元和2.18亿元。

对此,黑猫股份方面表示,根据《公司章程》《未来三年股东回报规划(2018-2020年)》等相关制度中的利润分配政策,公司进行利润分配需实现盈利且现金流满足持续经营和长远发展,鉴于公司2019年度未实现盈利,在综合考虑宏观形势、行业发展、经营现状及未来规划等因素,故本年度拟不进行利润分配,亦不进行其他形式的分配。

进入2020年,黑猫股份的亏损势头还未完全扭转。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98亿元,同比下降29.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04亿元,同比增长94.66%。

事实上,自2018年四季度以来,黑猫股份已连续6个季度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持续的亏损也让黑猫股份现金流大受影响。一季报数据显示,2020年1~3月,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为-3.35亿元,同比大幅下滑331.88%。对此,黑猫股份将之归咎于存货增加及经营性应收、应付变化。此外,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约为0.18亿元、3.57亿元。

华金证券分析师陈南荣告诉记者,炭黑行业本身就是一个周期性行业,而黑猫股份90%的炭黑主要针对汽车轮胎,公司业绩受汽车业影响较大。同时,行业明显供过于求,公司在全国有8个生产基地,受到地域影响生产成本有所差异,在基本面不太好的情况下造成不同程度的亏损。

疫情让本就“入冬”的国内车市雪上加霜。据中汽协统计数据,今年1~4月,国内汽车产销分别完成559.6万辆和576.1万辆,产销量同比分别下降33.4%和31.1%。

可喜的是,随着国内疫情的稳定,汽车销量结束了连续21个月的下降。4月,国内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10.2万辆和207万辆,环比分别增长46.6%和43.5%,同比分别增长2.3%和4.4%,月增速为今年以来的首次增长。

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据《中国经营报》此前刊发的题为《黑猫股份“滑铁卢”背后:扭亏之路“内忧外患”》的报道,黑猫股份亏损的内因主要为国企机制相对僵化、短债压力剧增等,外因则主要为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滑、全球车市下行、国内炭黑企业无序扩张等。

李毅告诉记者,国内炭黑生产以煤焦油为原料,而国外则普遍以澄清油为原料。因此2018年四季度开始,国际原油价格大跳水给了国内炭黑产业当头一棒,黑猫股份也是那时开始陷入亏损。

进入2020年,沙特发动的“石油价格战”,引发全球资本市场震荡。4月下旬,西得克萨斯州轻质原油期货5月结算价收于每桶-37.63美元。此后,原油期货价格开始上涨,5月20日,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期货7月结算价每桶33.49美元,但原油价格走低的局面还未改变。

陈南荣告诉记者,澄清油是由原油产生的,煤焦油则是煤炭加工的产物。现在国际油价非常低,欧美采用原油路线的炭黑,相比国内走煤炭路线的炭黑具有成本优势。“这不仅导致国内炭黑出口会受挫,由于不少国外炭黑巨头也在中国设厂竞争中国市场,对整个国内炭黑行业都会有较大压力。”

在国际油价“大跳水”的背景下,以黑猫股份为代表的国内炭黑企业该如何应对呢?

“油价已有反弹的趋势,由于中国原油储备相对匮乏依赖进口,如果仅因油价波动就对炭黑产业‘伤筋动骨’得不偿失。”陈南荣认为,黑猫股份一方面应继续保持现有的煤焦油路线;另一方面,可以贯彻国家“一带一路”政策,或是跟随国内龙头轮胎企业“出海”,以澄清油为工艺路线在海外建厂。“这样双重保险可以对冲减少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7月,黑猫股份已基本完成对全球主要区域的调研考察工作,拟选址在白俄罗斯投资新建公司首个海外炭黑产能基地。本次拟出资120万美元,并在白俄罗斯注册设立全资子公司。

李毅表示,若疫情在今年有显著的改善,海外的商务活动能够恢复,“项目大概率在年内能够落地,决策能够出来,项目建设将于今年底或者明年启动”。

记者注意到,除了国际化战略,黑猫股份还计划加快差异化发展、拓宽产业链等,期望以此“翻身”。

黑猫股份董事长王耀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在青岛投资建设了炭黑研究院,预计2020年第一条中试生产线实现投产;2019年通过乌海黑猫的产业投资实现精细化工延伸布局,进一步弱化炭黑行业周期。

李毅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公司加强产业链的投资和延伸,主要在于生产染料、医疗的中间体和精细化工,以增强抗周期能力;另一主要方向是产品的差异化,公司现在80%甚至90%的产品是橡胶用炭黑。将大力研发橡胶用炭黑以外的导电炭黑、色素炭黑等,同时提高橡胶用炭黑的附加值,从而摆脱对于汽车产业的依赖。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