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黑猫股份“滑铁卢”背后:扭亏之路“内忧外患”

发布时间:2020-04-17 17:42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 郭阳琛 颜世龙 上海报道

中国炭黑龙头——江西黑猫炭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猫股份(002068)”,002068.SZ)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习惯在2019年戛然而止,而这也是其成立20年来首个年度业绩“滑铁卢”。据黑猫股份披露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公司归母净利润为-2.76亿元,同比下滑168.89%;营业收入为65.44亿元,同比下滑17.09%。

为此,黑猫股份董秘李毅日前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遭遇首亏后,将通过调整组织架构、产业链拓展、产品差异化、海外设厂等方式,希望在供需失衡的国内炭黑产业中寻求扭亏为盈的出路。

不过,面对国企机制相对僵化,短债压力剧增,以及炭黑市场无序扩张,整体下行,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滑等内外因素交织的背景下,黑猫股份接下来的扭亏之路不知能否顺利。

业绩“滑铁卢”

“2017和2018年公司创了一个新的盈利水平,大家都还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中没反应过来,2019年行情立马急转直下,实际上是给公司的经营层敲了个警钟。”对于2019年黑猫股份的亏损,李毅感慨道。

正如李毅所说,在2017年和2018年这两年里,黑猫股份营利均刷新历史最高点,尤其是盈利能力相比低谷时提高了近30倍。财报显示,2015~2018年,黑猫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47.75亿元、43.81亿元、69.47亿元、78.9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17亿元、0.94亿元、4.81亿元、4.10亿元。

而这美梦仅过一年就被彻底击碎。Wind数据显示,2018年四季度~2019年四季度,该公司单季度营业收入分别为21.20亿元、15.60亿元、16.12亿元、16.67亿元、17.05亿元,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0.39亿元、-0.74亿元、-0.42亿元、-0.11亿元、-1.49亿元。

4月14日,黑猫股份最新披露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65.44亿元,同比下滑17.09%;归母净利润为-2.76亿元,同比下滑168.89%。同日披露的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归母净利润预计最多将亏损800万元。

也就是说,自2018年四季度以来,黑猫股份连续六个季度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

而据《中国经营报》此前刊发的题为《黑猫股份20年首亏 景德镇国控系陷尴尬》的报道(以下简称“《报道》”)显示,作为景德镇市仅有的3家上市公司之一,向来被视为“现金奶牛”的黑猫股份,其年度业绩预亏系成立20年来的首亏。

究竟亏损的原因是什么?

记者为此在采访相关股东、实控人时,却遇到“三缄其口”,包括其大股东黑猫集团、母公司国控集团、实控人景德镇市国资委等相关各方均表示“与我无关”。

《报道》显示,景德镇市宣传部新闻科相关负责人表示,国控集团和黑猫集团都属于景德镇市正处级国有企业,国资委负责两家企业日常的管理工作。

景德镇市国资委相关负责人则回应称:“企业自主的经营行为我们不是很清楚。黑猫股份等企业的经营行为我们是不参与的,是由他们自己去弄、自主经营。”

而国控集团办公室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公司参股了黑猫股份却没有管控权,黑猫股份属于景德镇市国资委管控。

黑猫集团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黑猫股份是黑猫集团的下属子公司,国控集团是其上级单位,黑猫股份的日常经营都是自己决定的,我们不会介入。”

此后,上述相关单位在给记者的回函中表示,黑猫集团持有黑猫股份39.69%的股份,是该公司最大股东,拥有3席董事会席位,对黑猫股份具有实际控制力。同时,国控集团是国资委出资监管企业,是黑猫集团的绝对控股股东。“因此,黑猫股份由黑猫集团实际控制,黑猫股份董事由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其他内部管理人员均由公司董事会选聘。”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就此认为,大股东、母公司、实控人各方相互“推诿”会影响黑猫股份的经营管理效率,主要是各方没有充分理解自身的责任。

李毅就此也坦陈:“我们作为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之前一定程度上机制相对比较僵化,包括大股东以及其他一些重要股东,对公司管理层乃至整个公司的激励还是有所松动。”

当记者追问“出现亏损,大股东与母公司等有无指导”时,李毅表示,实际上主要是履行股东的职责,派董事、开股东会。“重大事件根据章程,股东需要决策就进行决策。”

此其内忧一也。

内忧渐显

事实上,相比于股东各方的“推诿”,累积多年的短期债务压力更是黑猫股份随时可能被引爆的“隐形炸弹”。

Wind数据显示,2015~2018年及2019年9月末,黑猫股份流动负债分别为38.53亿元、38.04亿元、37.02亿元、35.08亿元、42.38亿元,占债务总额比例分别为90.73%、95.42%、89.82%、97.11%、97.74%。此外,流动比率分别为0.77、0.75、1.07、1.05、0.95;速动比率则分别为0.64、0.60、0.84、0.85、0.75。

据黑猫股份2019年三季报,截至2019年9月,黑猫股份短期借款高达22.84亿元,而货币资金仅约为9.16亿元,覆盖率仅为40.11%。

“一般而言,企业流动比率要达到2,速动比率要达到1才比较安全,黑猫股份近5年速动比率均小于1,说明一直有着较大的短期偿债压力。”法国SKEMA商学院(苏州校区)客座教授于宝山表示。

此其内忧二也。

不过,李毅并不以为然。他表示,黑猫股份的短期借款均为一年期内的流动资金贷款,是一种短期存量负债,可以选择滚动运作,负债分阶段到期后可选择续贷、转期、偿还等方式处理,并非需要一年内全部清偿。

“公司还拥有变现能力较强的流动资产,只要降价10%左右很容易清库存。”李毅还指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分别为6.71亿元、13.63亿元,均可变现用于偿还短期借款。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投资经理卜振兴表示,偿还短期债务,一般是通过短期流动资产来偿还,包括流动现金、应收票据和账款等科目。“但应收票据和账款需要看票据类型是商票还是银票,银票与现金差距不大,商票则要看开票机构的资质。”

于宝山则认为,黑猫股份与其他制造业企业类似,会通过延长对原材料供应商等商业合作伙伴的付款周期,或者清库存换取现金流的方式,在短期内缓解企业的短债压力。但随着疫情的暴发,这种操作模式很难继续,它的财务风险也会相应提高。

值得一提的是,3月18日,黑猫股份公告称,子公司韩城黑猫、朝阳黑猫、乌海黑猫、邯郸黑猫、太原黑猫、唐山黑猫和济宁黑猫根据2020年日常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各银行初步协商,计划申请综合授信共计15.93亿元,较去年减少4.17亿元。黑猫股份依旧将为此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截至2019年12月末,黑猫股份实际担保总额为15.13亿元,占公司2018年经审计总资产的比重为21.17%,占经审计净资产的42.82%。“这种为子公司提供担保的方式会增加公司的负债风险。”卜振兴表示。

外患已至

除了内忧,还有“外患”。

记者了解到,国内炭黑生产原料主要是煤焦油,欧美炭黑生产则以澄清油为原料。此外,还可使用乙烯油 。

华金证券研报分析称,目前国内钢铁、煤焦行业去产能导致煤焦油供应收缩,价格较高,而乙烯油一般炭黑工业难以得到。另一方面,澄清油价格随着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跌,使国外以澄清油为原料的炭黑价格低于国内炭黑价格,进一步压缩了国内炭黑企业的生存空间和利润空间。

受此影响,炭黑出口量价齐跌。

据海关数据统计,我国2019年炭黑出口81.23万吨,同比下降7.61%,出口金额同比下降22.78%,出口单价同比下降16.42%。

此为“外患”一也。

而实际上,作为汽车轮胎的主要原料之一,车市“入冬”也直接影响轮胎行业对炭黑的需求。

据中汽协统计数据,2019年,国内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同比分别下降7.5%和8.2%。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汽车产业都遭遇滑铁卢。今年一季度,国内汽车产销量分别为347.4万辆和367.2万辆,同比分别下降45.2%和42.4%。

“近期炭黑行业低迷未有根本好转。”生意社化工分社炭黑数据师认为,从原料看,煤焦油价格涨幅有限,对炭黑市场价格支撑不足;从需求看,今年截至目前,轮胎工厂开工率下降至五成左右,新订单有限,炭黑需求方面依旧偏弱。

尽管如此,业内仍建议,炭黑企业需要将产能向海外转移,通过走出去才能够获得新的增量市场。在国外建厂,增加以澄清油为原料的产能有助于降低原料对生产成本的扰动,降低经营风险。

去年7月,黑猫股份公告称,公司已基本完成对全球主要区域的调研考察工作,拟选址在白俄罗斯投资新建公司首个海外炭黑产能基地。本次拟出资120万美元,并在白俄罗斯注册设立全资子公司。

此为“外患”二也。

不过,李毅告诉记者,黑猫股份每年有两至三成左右的炭黑产品出口,已经加入了全球市场竞争,公司需要实施与国际化市场相匹配的产能布局。同时,国内炭黑行业生产原料都是煤焦油,在原油下行趋势下不具备成本优势,贴近国际市场建设炭黑生产基地势在必行。“目前白俄罗斯项目调研已进入收尾阶段,有新的进展,企业将公告。”

此外,陷入亏损旋涡后,黑猫股份也在考核模式、产业链拓展、降低生产成本等方面求变。

“公司发展战略还是坚守炭黑主业,同时进行一定的拓展延伸。”李毅表示,黑猫股份主要加强了产业链的布局和延伸,投资了乌海时联和济宁时联,主要生产染料、医疗的中间体和精细化工,目的是增强抗周期能力;另一主要方向是产品差异化研发,公司将大力研发橡胶用以外的炭黑如导电炭黑、色素炭黑等,以及高附加值的橡胶用炭黑,主要为摆脱对汽车产业的依赖。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