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黑猫股份20年首亏 景德镇国控系陷尴尬

发布时间:2020-03-16 15:49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郭阳琛颜世龙上海报道

日前,江西黑猫炭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猫股份(002068)”,002068.SZ)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其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40亿元至2.80亿元,为公司成立以来首次亏损。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此次黑猫股份一家公司的亏损却煽动了江西景德镇市国资系“下行”的“蝴蝶效应”。据了解,景德镇市国资运营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国控集团”)是

景德镇市唯一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平台,是景德镇市国资委100%控股企业,旗下全资子公司景德镇黑猫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黑猫集团”)为黑猫股份的第一大股东。

而针对此次黑猫股份的预亏,作为其大股东、母公司、实控人的相关各方为何均表示“与我无关”?暂时失去黑猫股份这一“现金奶牛”的支撑,而又长期依赖政府之慷慨的国控集团还能走多远?在景德镇市国资系统煽起的这场“蝴蝶效应”影响究竟几何?

“利润奶牛”20年首亏

“公司业务经营对子公司黑猫集团依赖度较高,黑猫集团的经营情况变动将对国控集团产生较大的影响。”

针对此次黑猫股份预亏,上述业绩预告解释称,2019年度,受国内汽车行业产销量下滑及国际贸易摩擦等负面因素影响,国内轮胎行业采购意愿和开工率同比下滑,炭黑市场需求疲弱;新增产能的陆续释放,导致炭黑行业新增大量供给,供需失衡行业竞争加剧;同时,受国内炭黑原料煤焦油价格保持高位震荡影响,黑猫股份主营产品炭黑毛利率同比大幅下降,业绩同比2018年出现较大幅度亏损。

中诚信国际就此也发布《关注国控集团下属子公司黑猫股份2019年度业绩预告亏损的公告》称,黑猫股份业绩下滑导致国控集团整体盈利能力下降。

而黑猫股份三季报也显示,公司营业收入48.38亿元,同比下降16.1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7亿元,同比下跌128.8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45亿元,同比下跌73.75%。

记者从《国控集团2019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以下简称“募集说明书”)等文件了解到,煤化工及相关多元化产品板块是国控集团最主要的业务板块,由全资子公司黑猫集团负责经营,主要产品包括焦炭、炭黑、复合肥、煤气和药用玻璃等,黑猫集团旗下多项产品在全国或江西省居于同行前列。其中,炭黑产品主要由黑猫集团控股子公司黑猫股份生产销售,炭黑产量居全国第一、世界第三。

据中诚信国际信用评估报告,截至2019年9月末,黑猫集团持有黑猫股份39.69%股份,国控集团则持有黑猫集团100%股权,“黑猫股份为国控集团下属子公司”。

2016~2019年3月,国控集团炭黑销售收入分别为36.73亿元、56.27亿元、66.14亿元和13.23亿元,分别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38.20%、40.81%、40.64%和44.30%。而炭黑正是国控集团主营业务中的第一大产业。

因此,黑猫股份的经营情况成为黑猫集团和国控集团重要的“晴雨表”。募集说明书中,国控集团表示,“公司业务经营对子公司黑猫集团依赖度较高,黑猫集团的经营情况变动将对国控集团产生较大的影响。”

“黑猫股份利润出现大幅下滑,会导致归属股东的利润大幅减少,甚至亏损。上市公司分红肯定没有了,并且需要计提减值损失,肯定会对国控集团的利润也有负面影响,这是个连锁反应。”中国邮政储蓄总行投资经理、高级经济师卜振兴表示。

“实控人”究竟是谁?

“黑猫股份等企业的经营行为我们是不参与的,是由他们自己去弄、自主经营。”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黑猫股份的首次预亏,相关各方却似乎陷入了“与我无关”的尴尬,而黑猫股份真正的“实控权”究竟归谁却成了一场“罗生门”。

记者梳理国控集团相关人事变动信息发现,国控集团与黑猫集团、黑猫股份联系不可不畏紧密。天眼查信息显示,黑猫集团和黑猫股份的法人和董事长均为王耀,而周敏健、张纯、饶玮则在2019年12月起担任国控集团新任董事。

其中,周敏健的履历遍及黑猫集团、黑猫股份、国控集团三家公司。1993~2004年,他在黑猫集团先后任技术员、车间主任、管理科长、生产部长;2004~2007年,调任黑猫股份总经理助理;2007年,又回到黑猫集团任工程部部长;自2013年12月起,升任黑猫集团党委委员、总工程师及黑猫股份党总支支书、总经理。

另一名新任董事饶玮,从2007年7月至今则先后履任景德镇市国资委企业指导科科员、副科长、科长等职务。但面对记者询问黑猫股份预亏、公司治理等事项,相关各方却陷入一场“罗生门”。

景德镇市宣传部新闻科相关负责人在受访时表示,国控集团和黑猫集团都属于景德镇市政府直属的国有企业,为正处级,国资委负责两家企业日常的管理工作。

“企业自主的经营行为我们不是很清楚。”景德镇市国资委相关负责人则告诉记者,国资委是国控集团的主管部门,国控集团是其出资监管企业,“黑猫股份等企业的经营行为我们是不参与的,是由他们自己去弄、自主经营。”

而国控集团办公室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公司参股了黑猫股份却没有管控权,黑猫股份属于景德镇市国资委管控,“但营收、利润等财务数据会做到公司的合并报表中。”

黑猫集团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黑猫股份是黑猫集团的下属子公司,国控集团是其的上级单位,黑猫股份的日常经营都是自己决定的,我们不会介入。”

此外,记者多次致电致函黑猫股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北京慧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股权争议法律部主任毕宝胜表示,按照《公司法》规定,黑猫股份实控权仍属于景德镇市国资委,应对黑猫股份进行监管;而国控集团、黑猫集团作为黑猫股份的股东,应在黑猫股份的股东大会中产生较大影响。“但这种无人想负责的情况确实是当下国企资产管理的难点,会直接影响到下属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

“太让人费解了,黑猫股份股权相对集中,也算是优质资产,很难想象居然‘无人想管’,这种情况并不常见,这无疑会对企业经营产生影响。”卜振兴如此说道。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认为,按照近些年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景德镇市成立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国控集团的初衷,就是将景德镇市国资委和黑猫股份等实体企业隔离开来,所以当地国资委不直接过问企业经营情况也是合理的。

但就记者在采访中遇到各方相互“推诿”的情况,胡迟表示这会影响黑猫股份的经营管理效率,出现这种“无人想管”的情况,主要是各方没有充分理解自身的责任。黑猫股份作为混合所有制的上市公司,日常经营都是由其董事会决定的。黑猫集团持股占比近四为第一大股东,通过派驻董事长、董事等方式在董事会对黑猫股份经营产生“影响”;而景德镇市国资委若对上市公司经营有想法是不能直接干预的,需要根据国资委的权力边界,通过两个层级,先传达至国控集团,再通过黑猫集团在黑猫股份董事会上“表达意见”。

毕宝胜指出,如果管理职责划分不清晰,具体责任没有很好落实到位,致使企业资产处于监管不利状态,可能造成企业权责不清及管理上较混乱。同时,资产内部流转手续也可能存在一些不完善,给资产清查以及盘点工作造成阻碍,容易形成国有资产的闲置和损失。

“国资委履行监管职能需加强内部监督。”毕宝胜表示,例如,将黑猫集团参股经营黑猫股份等作为内部管控的重要内容,建立健全规范有效的内控体系。对各级企业负责人开展任期经济责任审计时,要将其任期内企业参股投资、与参股企业关联交易等有关事项列入重点审计内容。参股经营中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或者其他严重不良后果的,也要严格追究责任。

另一名不愿具名长期研究国企的专业人士则建议,“黑猫股份作为国企,还可以由当地党委和政府与国控集团和黑猫集团去谈,以此希望大股东发挥影响。这是一个特殊的解决途径,也面临着很多客观的制约因素,比如资金、人力、时间等。”

政府补贴收入占比过高

“投资与回购金额的差额应该属于所谓的‘管理费’,正常情况下‘管理费’应为投资额的3%~8%。”

事实上,除了对旗下黑猫股份这一现金奶牛的管理过疏,记者发现,作为景德镇市唯一国有资产运营主体——国控集团,其公司利润则长期依赖政府补贴过活,而且当地政府可以说对其甚为“慷慨”。

记者梳理财报了解到,2016~2018年,国控集团营业收入为100.52亿元、141.96亿元、166.93亿元;营业利润为1.78亿元、5.90亿元、8.03亿元,净利润为3.26亿元、8.06亿元、7.17亿元;资产总计为440.77亿元、455.69亿元、588.47亿元;负债率为71.19%、69.85%、61.62%。

进入2019年,国控集团同比盈利能力明显下降。截至2019年9月,公司营业收入为116.03亿元,同比下降0.03%;营业利润-2.03亿元,同比下降173.91%;净利润1.20亿元,同比下滑71.02%。

记者注意到,国控集团所获利润中政府补贴收入也占比过高。相关数据显示,2016~2018年,国控集团补贴收入分别为3.26亿元、3.71亿元和2.36亿元,分别占当年利润总额的67.04%、36.04%和22.92%。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3月,国控集团该年度收到补贴收入3.19亿元,占比利润总额高达1609.04%。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看来,一方面,政府补贴会增加公司对国家固定补助的依赖性,过高的政策风险不利于其健康平稳发展;另一方面,会降低企业谋求自身发展的积极性,并使企业对其他融资方式的需求性降低,无法有效激励管理者通过提高经营管理能力与企业盈利水平来吸引投资,不利于城投企业持续健康发展。

据了解,国控集团补贴收入的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与企业资产相关的财政补贴收入,如窑炉改造资金、技术改造贷款贴息、政府项目补助等;二是与其收益相关的财政补贴收入,如增值税免税收入、契税返还、燃油补贴、财政补贴等。该公司在多份报告中表示,“补贴收入与企业主营业务密切相关,受国家经济政策、当地政府预算收入等影响较大。”

值得一提的是,国控集团除了炭黑、焦炭、复合肥等化工产业,主要业务还包括不良债权处置、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基础设施建设等。以其参与的当地棚改、特色小镇等建设为例,政府不寻常的补贴值得关注。

据上述募集说明书等文件,近年来,国控集团主要负责了乐平矿区棚户区、西瓜洲地段棚户区、中渡口北片区棚户区(拆迁安置房)及市西城韭菜园片区城中村棚户区等多个棚改项目。

其中记者注意到,乐平矿区棚户区基础设施改造工程项目投资总额为13.27亿元,采取BT建设模式,建成后移交给景德镇市政府,由景德镇市财政局向发行人分期支付回购款项,回购款项共计24.20亿元,从2010年起分10年回款,应于2019年结束。据国控集团2019年公布的最新数据,2012~2017年,每年实现回款金额1.80亿元、1.18亿元、3.41亿元、3.04亿元、2.90亿元和5.01亿元,至今仍有6.86亿元回款未收到。

同样采取BT建设模式的西瓜洲地段棚户区和中渡口北片区棚户区(拆迁安置房)改造项目,代建投资款22.87亿元,并与景德镇市政府协议约定回购总金额为25.50亿元。分8年支付至2020年为止,但只在2015~2017年分别收到政府回款4.28亿元、2.75亿元和4.00亿元,至今还有14.47亿元未收回。

按照景德镇市人民政府工作部署,自2014年,上述两个项目回购款已从景德镇市地方政府存量债务中剥离,转移至景德镇市城市建设资金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上述领导小组由景德镇市市长任组长,办公室设在市财政局,负责日常工作。

为何两个相似的棚改项目,投资与回购金额差额相比如此巨大?

卜振兴表示,目前棚改项目的实施主体还是以地方城投公司为主,带有回购性的城投项目只存在于存量的棚改项目,“投资与回购金额的差额应该属于所谓的‘管理费’,正常情况下‘管理费’应为投资额的3%~8%,乐平矿区棚改项目的‘管理费’超过80%,可能不仅仅是这个项目的补贴。”

针对黑猫股份预计亏损、政府补贴等问题,记者分别向景德镇市委宣传部、国资委、国控集团、黑猫股份等致电或致函。截至发稿,上述单位均未进一步回复。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